尧长风

我只需要一本圣经。

你问我生前最后一秒在想什么?
不不不,根本没那么浪漫,如果不客气地讲,甚至有些残忍。那些杂七杂八的对上帝和人生的思考我也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是就是那最后一秒,我才真正明白过来我所承受的一切是源自什么。
虚无。
而我在那时唯一的想法却是:活下来。

[1]
我只是个普通人。平凡、庸俗,丢在人堆里都找不到的那种女人。我有一个朋友,她很漂亮,有人曾夸过她像踩着高跟的情欲之神,带点奉承的意味,可我觉得形容地分毫不差。她的眼神里藏着冰泉,表面却浮起一层薄薄的暧昧泡沫,以至于所到之处无人不为之倾倒。她也为此而自豪并常常嘲笑我,说我是个呆脑壳。我耸耸肩,将挂在鼻梁上的眼镜向上推了推,无奈地常年宅在家里而黯然的目光聚在自己惨白的指尖。
我想你也明白了,像大多数都市小说里的那样。木讷慢热的我有一个美丽动人的发小,聪明伶俐讨人喜欢的那种。我的房间经常出现的画面就是,我坐在床边,她睡在我的床上,不停地说着想告诉我的事,像大多数闺蜜那样。我听着她的声音,昏昏沉沉打着哈欠,她总是一巴掌打在我头上,然后发出一声叹息,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事一样。
她很忙,来我家的次数也不多,她来时总穿着跟我一样的白色裙子,当初就是她硬要拉着我要一起买的那条。白色的,素净,整齐的剪裁。我还记得她说服我套上裙子时的场景,她用那种对我才有的温柔口气劝我,我只是摇头,她便强行把我的衣服扯下来,换上白裙子,指了指自己的白裙子,对叹了口气的我笑的灿烂。
“幸好你是哑巴,亲爱的。”她对我毫无恶意地眨了眨眼,又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来,“要是你骂我我会受不了的。”
…………………………………………………………:…………………………………
回头再改。

评论(1)
热度(7)
©尧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