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长风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凌晨三点的风。
滴答滴答的,浴室里坏了的花洒和红色的粘液。
扑簌的泪珠,药理性的不安,恐惧的,失眠的,黑色的影子和乌鸦撕裂的鸣叫。
昏黄的路灯与拉扯的衣摆,毫无头绪的浮空感。
病态的自我批判与本性难移。
清晨六点的光线。

评论
©尧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