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长风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深夜脑洞。

“就像一场思想瘟疫。”M颤栗的嘴唇间抖动间吐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而他的空洞的、蒙着一层阴翳的淡蓝色眼睛像是钉在了我脸上,这着实让我很不安。“你不会明白。它让我...我们,都着了魔。”

  "说真的,你看见了什么。"M将我的手粗暴的扯过来,又用不容置疑的眼神强迫我凝视他的眼睛。(我甚至连他瞳孔的细微收缩都看的一清二楚。)他用一种类似嘲讽的、轻蔑的笑容面对着我,这让我又一次产生了区别于肉体折磨的纯粹的痛苦——尽管我明白那是幻觉!
  "赫尔墨斯。赫尔墨斯之鸟。"我讪讪地回答,声音小地像蜂鸣。

评论
热度(2)
©尧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