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长风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全球审核.斯捷潘

[结束的战场弥漫着硝烟充斥干裂的口鼻,混合着血腥的气味确实是呛人. 因骨折之痛而小腿微微发抖着,努力挺立起仿佛已经被撕碎的身体,疼痛伴随着呼吸无时无刻不在进行肉体上的折磨. 残留着血渍的嘴角扯开那份荣耀与狂妄的笑容, 重重的一脚踏上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的法国人的金发头颅像要碾碎一般的施压. ]....弗朗西斯,看见了吗?[抬手用力指了指那只已被炮火炸为碎片的法国国旗]...这是可我的胜利..[手中火铳黑漆漆的枪口抵上颓丧与不屑交织在脸上的人的脑袋, 早已无力的手臂支撑不起枪体的重量只能扫兴的垂下.].....你不觉得自己应该为自己的野心付出一些代价吗.[肌体微微颤动着,极力使出全身力气将冰冷的枪管砸向人头使其倒向一边, 因额头蹦出的血液沾湿了军服而感到十分厌恶,于是刻意地皱了皱眉头].....我不杀你,你这异教徒让我觉得恶心.[刀刃似的舌头吐露出刻薄的话语, 用不属于战争的那种贵族气场冰冷地俯视狼狈不堪的弗朗西斯]...滚回去吧。法国佬,我要你见证我俄罗斯帝国的强大.

评论
热度(2)
©尧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