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长风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我擅自动用了未来的时间。

利用外貌,去欺骗

用虚伪的唇舌,去讨好

只有真理的世界。

我的手腕,流过八次鲜血,

石榴石手串,渴饮

年轻人过激的失望。

我的心脏,被名为黑夜的匕首刺穿,

眼球饱尝白昼的光怪陆离,

用空荡荡的脑袋,去酿造

绚烂恶臭的偏执。

再加一点过去的幻影,一点内心的焦虑,

一点外界的窥视。

这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

最苦恼的日子过去了吗?

评论
热度(2)
©尧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