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长风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原来人和人真的没有什么分别

行路难

自由的灵魂最无用。

当我瑟缩时,指尖尽头的那杯水也冷了。
一切都是被黑暗吞没的,了无生息的月光。
和灰蒙蒙的幻想。

火车近了。
卧在铁轨上,背部被震动唤醒。
拜托你停下吧。
虚伪的红灯。

果然又是我一个人在做梦

你那副样子真的是有够烦的

太在意某些事就会有软肋,有软肋就会感到疼痛。人会逃避就是因为痛觉刺激。
但也会尝到甜头就忘乎所以。
丢掉我,捡起我,缝合我,割裂我。
自说自话。又卑劣地暗自期待被泡在求而不得的蜜罐里。
“你想让我成为怎样的人呢?”

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空壳人

我无知,因为不惧死亡。

爱与仇视无需言语,

沉默。

沉默与歇斯底里。

就算破败的喉咙只会萎缩干枯了,

你也告诉我无尽的失落皆有归期。

列车失控了。

刀刃刺破了

鲜红的未来流失了,

提前到来了。

12345
©尧长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