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长风

人类的悲喜并不相通。

空壳人

我无知,因为不惧死亡。

爱与仇视无需言语,

沉默。

沉默与歇斯底里。

就算破败的喉咙只会干呕了,

你却告诉我无尽的失落皆有归期。

列车失控了。

刀刃刺破了

鲜红的未来流失了,

提前到来了。

风虽大,
请别
绕过我的灵魂。

请用锐利的唇舌吻我,
像是燃着空气中的火星。
请用眼神感知我,
透过晦暗不明的光。

冬季来临,
你是最后一片雪花。
海潮褪去,
你还搁置在这里。

做我杯中的,
最后一杯酒。
从此风是你。
月也是你。

当我看向窗外时我在看什么

5.27。
出门在外总是担心没钱花,大学生莫名其妙的开支让人不得不提防,尤其像我这种肯在吃上花钱的死肥宅。

早晨和中科大的大佬打了场蛮尴尬的模辩,交流多,收获少,倒是好歹接触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大佬是啥样的。总以为这些人都是端着一副精英加成的黑框眼镜宅,看来确实也不是,都是普通人,却也比普通人更自豪于自己的专业与学校。再说白了点,就是更自信。

一个人成功还是装成功,那股子自信的劲儿是骗不了人的。

就像八万块的纯种狗,那就是比土狗看着漂亮。没辙。

中午睡了会觉,闷得不行,夏天跟他妈跳大神一样搁合肥来回蹦跶,一会热得要死一会大雨瓢泼哗啦啦,跟合肥的路一样招人烦。

睡醒想到昨天抄了篇古文,说是慕...

人总是有不被认可的多余痛苦。

有想入非非的梦里见得到的你吗?

以前我是坠在他脖颈的一块沉重磨盘,

现在他是绞断我脖颈的一根尖锐细线。

人为什么要有这么多难以抑制的欲望。
永远追不上太阳的(——)


机械零件的齿轮,坏了。
对不齐卡口的两块,咔啦啦响着,牵动着皮带。
皮带断裂。
发出破碎的哀鸣,踉跄前行的机器。
被阳光晒成黑影,融化在空气中。
每个影子,都渴望摆脱地面的束缚。
渴望光明,
便将所有接近的光,全都拉扯进内里。

小型黑洞。

我擅自动用了未来的时间。

利用外貌,去欺骗

用虚伪的唇舌,去讨好

只有真理的世界。

我的手腕,流过八次鲜血,

石榴石手串,渴饮

年轻人过激的失望。

我的心脏,被名为黑夜的匕首刺穿,

眼球饱尝白昼的光怪陆离,

用空荡荡的脑袋,去酿造

绚烂恶臭的偏执。

再加一点过去的幻影,一点内心的焦虑,

一点外界的窥视。

这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

最苦恼的日子过去了吗?

12345
©尧长风 | Powered by LOFTER